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繁体中文
首页新闻中心国际动态  
大麻:待开发的医学宝藏
来源: 点击数:163次 更新时间:2017/5/15 11:00:11
美媒称,大麻当然没什么新鲜的。它几乎一直伴随在人类身边。
美国《国家地理》月刊6月号文章称,在西伯利亚,人们在可追溯至公元前3000年的坟堆里找到了烧焦的大麻种子。中国人几千年前就把大麻当做药物使用。大麻也有浓厚的美国色彩。在美国历史的绝大部分时期,大麻是合法的,是酊剂和萃取物的常见成分。
“大麻学”正重获新生
然后《大麻烟风潮》(美国1936年的一部反大麻影片——本报注)、“大麻,青年杀手”、“杀人草”、“入门毒品”陆续登场。在近70年的时间里,这种植物销声匿迹,这方面的医学研究大半停止。1970年,美国联邦政府进一步提高了研究大麻的难度,将它归入“一级管制”药品——没有有效的医疗用途,滥用几率较高的危险物质,和海洛因一类。在美国,试图加深对大麻了解的人大部分就定义而言就是罪犯。
但现在随着越来越多的人用这种药物来治疗病痛,大麻学正重获新生。我们正在发现隐藏在这种一度被禁的植物中的惊喜,甚至是奇迹。尽管大麻仍被归为“一级管制”药品,但美国公共卫生局局长维韦克·默西最近对科学能从大麻那里获得哪些发现表示出兴趣。他指出,初步数据显示,它可能“在某些医疗条件下,对某些症状”有用。
尽管从未出现因过量使用大麻导致死亡的报道,但大麻仍是一种强效的、在某些场合又会带来危害的药品。
不过,对许多人来说,大麻已成为止痛、促进睡眠、刺激食欲、缓和人生中的冲击的滋补品。大麻的拥护者说,它能削减压力。还有人认为它的用途包括充当止痛剂、止吐药、支气管扩张药和抗炎药。人们甚至发现它治好了一个打嗝症状严重的病人。一些科学家主张,这种植物中的化合物可能有助于人体管理某些重要功能——比如防范脑损伤,强化免疫系统,以及为灾难性事件后的“记忆消退”提供帮助。
这种植物的内部是什么情况?大麻到底如何影响我们的身体和大脑?对于我们的神经系统如何运转,大麻中的化学成分能告诉我们些什么?这些化学成分能引领我们找到有益的药物吗?
如果大麻有什么要告诉我们,它会说什么呢?
即便到了20世纪中叶,科学依然对大麻的基本情况一无所知。由于大麻属于非法药物且形象受损,几乎没有几个认真的科学家想要研究它,因为这会败坏他们的声誉。
“我们只触及了皮毛”
1963年的某一天,以色列一个在特拉维夫城外的魏茨曼科学研究所工作、名叫拉斐尔·梅舒朗的有机化学家决心分析这种植物的化学成分。令他感到奇怪的是,尽管我们1805年从鸦片中提取了吗啡,1855年从古柯叶中提取了可卡因,但科学家仍不清楚大麻中对精神起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什么。现年84岁的梅舒朗说:“它只是一种植物。”
于是,梅舒朗给以色列国家警察打电话,搞到了5公斤被没收的黎巴嫩大麻制剂。他和他的研究团队分离——有些情况下是合成——出一批物质,他将这些物质分别注射进恒河猴体内。只有一种产生了显著的效果。
他说:“恒河猴通常是一种颇具攻击性的个体。”但被注射这种化合物后,这些猴子明显变安静了。他轻笑着回忆:“要我说的话,变得镇静下来。”
进一步的测试发现了如今举世皆知的东西:这种化合物是这种植物的主要有效成分,是改变精神状态的要素。梅舒朗和一个同事一起发现了四氢大麻酚(THC)。他和他的团队还搞清了大麻二醇(CBD)的化学结构,CBD是大麻中的另一重要成分,具备许多潜在的医学用途,但不会对人类的精神产生显著影响。
凭借上面提到的和其他许多突破性成果,梅舒朗成了广为人知的大麻学鼻祖。身为400多篇科学论文的作者和约25个专利的持有人,这位慈祥的祖父级人物花了一辈子的时间研究大麻,他称大麻是“等待人发现的医学宝藏”。他的成就在全球催生出研究大麻的亚文化群。尽管他说他从未抽过这种东西,但他是大麻界的名人,收到了异常多的粉丝邮件。
以色列有全世界最先进的医用大麻计划。梅舒朗在该计划的成立过程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他为其成果感到自豪。2万多名病人获准使用大麻来治疗青光眼、克罗恩氏病、炎症、食欲丧失、图雷特氏综合征和哮喘等疾病。
尽管如此,他并不是特别赞同娱乐用大麻合法化。他坚称,大麻“并非无害物质”——尤其是对年轻人来说。他援引的研究表明,长期使用THC含量高的大麻品种会改变发育中的大脑的成长方式。他指出,在某些人身上,大麻会引发焦虑症发作。他还指出有研究表明,大麻会促使因遗传因素而易患精神分裂症的人发病。
如果梅舒朗能随心所欲的话,他眼中娱乐用大麻文化常见的不负责任的愚行将让位于认真、热情接受大麻的态度——但只是当做严加管制和不懈研究的医用物质。
1992年,梅舒朗对量化的追求引领他从这种植物走向深奥的人脑内部。那一年,他和几个同事有了异乎寻常的发现。他们分离出了人体自行生成的、能与THC在大脑中的受体结合的化学成分。梅舒朗将其命名为内源性大麻酯。
从那时起,其他几种所谓的内源性大麻素及其受体陆续被发现。科学家开始意识到内源性大麻素会与特定的神经网络相互作用。梅舒朗解释说,这些化合物显然对于记忆、平衡、运动、免疫健康和神经保护等基本功能的实现起到了重要作用。
生产大麻提取药物的制药公司通常试图从这种植物中分离出个别化合物。但梅舒朗强烈怀疑,在某些情况下,这些化学成分与在大麻中发现的其他化合物一同使用效果要好得多。他称之为随行效应,而这只是他口中需要进一步研究的大麻的诸多秘密之一。
他说:“我们只触及了皮毛。”
或将带来一场变革
到目前为止,几乎每个人都听说过,对癌症患者来说大麻能发挥治标作用,尤其是减轻化疗的部分严重副作用。
这些说法中的大部分往好了说是趣闻轶事,往坏了说是骗人的。但也有人提到了证明大麻可能是抗癌药剂的实验室证据,这些报道有许多指向西班牙的一个实验室,实验室负责人名叫曼努埃尔·古斯曼。
古斯曼是一名生物化学家,他研究大麻已有大约20年的历史。
15年来,古斯曼和他的同事一直用大麻中的化合物来治疗患癌动物,他们在研究中发现,三分之一的老鼠身上的肿瘤消失了,另外三分之一的缩小了。
这是那种会让世人激动不已的发现,但古斯曼始终担心自己的突破性研究会赋予癌症病人错误的希望——并助长互联网上似是而非的说法。
该实验室不只关注癌症,还关注神经组织退化疾病和大麻素对大脑早期发育的影响。对于最后一个论题,古斯曼团队的研究结果毫不含糊:在母鼠怀孕期间定期注射大剂量的THC,生下的小鼠会出现明显问题。它们缺乏协调性,在交往上有困难,焦虑阈值低——常常在受到刺激时因恐惧而动弹不得。
该实验室还研究了大麻中的化学成分以及内源性大麻酯等大麻素是如何保护我们的大脑不受各种伤害影响的,比如物理和情感创伤。
专门研究进化生物学的诺兰·凯恩说:“这种植物如此有趣,如此珍贵。”
作为一名遗传学家,凯恩研究大麻的角度很独特——他探索其DNA。
大麻基因组的粗略轮廓已经存在,但它高度片段化,分成约6万片。凯恩雄心勃勃的目标是以正确的顺序组合这些碎片。
一旦这张图完成,有进取心的遗传学家就能用无数方式利用它,比如培育大麻中某种具有重要医学特性的罕见成分含量高得多的植株。
凯恩说:“有了大麻的成果,科学将不再是渐进式发展。它将是一场变革。不只是我们对这种植物的了解,我们对自身——我们的大脑、我们的神经学、我们的心理学——的了解也将发生变革。是其化合物的生物化学方面的变革,是其横跨医药、农业和生物燃料等若干不同行业的影响方面的变革。它甚至可能改变我们的部分饮食——我们知道大麻籽是一种十分健康、富含蛋白质的油的现成来源。”
凯恩说,大麻“是一笔多到不知如何处置的财富”。
【刷新页面】【加入收藏】【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上一篇:新旧丝路下的汉麻产业 下一篇:谈工业大麻种子的重要性
友情链接
孙吴县政府